古名伸:

我覺得他大概太信任我了,因為我們以前就認識。

雖然他看過我跳舞,但是他沒有看過我演戲,可是我就覺得,他連一些預備功課都沒給我。

譬如有一天他問我,妳會不會騎摩托車,這個角色要騎摩托車哦。我說:啊,真的哦,我不會。他說你會不會騎腳踏車,我說會,他說,那就沒問題啦,改天找人去練練就好啦。

講那個事情時根本劇本還沒完全出來,那候他只輕描淡寫的講了一次,然後就完了。

這個事情對我是很大的事吔,他講完了,就算了,一隔好幾個月他都沒有再提這個事,幾時必須要練好他也沒說。

然後有一天早上他就說我們今天要拍騎摩托車的戲,我就楞在那兒,還好我自己去練了三次。

雖然三次,但還是騎的真不怎麼樣,可是他就覺得OK,好,開始,好像那個東西就會自然出現的樣子。

每次拍戲時他告訴我,妳要做什麼,或當哪個時候眼淚要掉下來,這樣頭轉過去的時候就要如何如何,一種指標性的期待,然後我就自己想辦法。


施岑諺:他平常私底下也是這樣子嗎?


古名伸:

我不曉得吔,我沒跟他合作過,這是第一次,所以我也不知道他平常導戲的風格。

我有聽過人家說小棣老師非常嚴格,這是我以前聽人家講的,很細膩、很嚴格。

我想我有體會到他的細膩和很嚴格,他對每個人都很客氣,對每個人也都很容忍。

我在想,天啊,當一直NG的時候,他還得要忍住不發脾氣,喘口氣然後再重來。

我也搞不太清楚別的演員怎麼樣,可是對於蘭茵這個角色,他是在每一場戲的時候,針對單獨那個鏡頭給我一些要求,但是他並沒有事先叫我去做太多的功課,比較是在拍時對每一場戲這個角色應有的轉折做清楚的指示,我覺得其實我是戰戰競競的在做這個事情。

創作者介紹

【酷馬電影官方網站】

酷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